首页 > 都市 > 

我要做皇帝

我要做皇帝

我要做皇帝

作者:要离刺荆轲

分类:都市

来源:阅文

时间:2021-06-15 15:07

评语:刘德在心里叹了一声。

要离刺荆轲所著小说《我要做皇帝》的主人公是刘德刘彻,为您提供刘德刘彻章节阅读。小说精彩节选:这意味着什么,刘荣自然明白。“好你个刘德啊,想不到,你竟起了这种心思!”刘荣即算是个笨蛋,此时也知道了自己那个弟弟已不在甘心屈居于他之下了。

精彩节选

自高皇帝以来,宗室之中能代替天子做某某时期的,几乎清一色的都是天子心腹,亲密手足。

如赵幽王之于孝惠,淮南厉王之于先帝。

因此,几乎只是立刻,刘将庐就想要婉拒天子的‘好意’了。

开什么玩笑……

这事情若是传出去,吴楚两王会怎么想?其他诸侯又会怎么看?

恐怕稍微敏感点的人都会将他看作亲长安的诸侯,即算不是如此看待,也不会将他看作自己人。

只是,刘将庐话到嘴边还没出口,四个皇子就齐刷刷的朝他行礼,请他出题了。

“罢了,罢了……”刘将庐心里感叹两声,他知道,这里是长安,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他再推三阻四,恐怕少不得就得被天子‘盛情’挽留在长安了。

“既然你不仁,那就休怪我不义了!”刘将庐把心一横。他向着天子刘启一礼,然后再向四周诸侯一礼,道:“那臣就斗胆了!”

天子淡淡的道:“齐王随意,万勿客气!”

刘将庐便走到殿中,看了看刘荣、刘德、刘阏、刘余四兄弟,然后,他就开口道:“四位殿下,寡人就斗胆出题了!”

他踱了两步之后,冷不丁的问道:“寡人长居齐鲁之地,愚钝不敏,只赖高皇帝遗泽,先帝怜悯,这才承袭齐王的封号,十年来战战兢兢,唯恐寡人之不敏,有伤高皇帝之德!”

只听刘将庐说到此处,天子刘启的脸色就变得有些僵硬了,刘启已经能料到刘将庐接下来要问什么了。

“真是好胆!”天子心里一哼,但却发作不得,只能寄希望于自己那四个儿子能懂的见风使舵、随机应变了。

刘启坐到龙座上,闭上眼睛,心里自是多少有些懊悔的。

却听到刘将庐继续道:“寡人尝读《诗》《书》,每每读至《小雅》常抚掌而叹。‘岂伊异人,兄弟匪他’‘岂伊异人,兄弟俱来’,诚哉是言!我汉家自高皇帝以降,历代天子皆分封兄弟叔伯为诸侯,为汉羽翼!然,寡人听闻,朝廷有意削藩,国家大政,寡人愚钝,不甚了了,因而求教四位殿下,这削藩是好还是坏?望不吝赐教!”

刘将庐这一问刚一出口,顿时原本安静的大殿变得喧哗了起来,无数人交头接耳。

坐在龙座上的天子更是将手掌都握的紧紧的,手指都快掐进肉了。

“好胆!好胆啊!”天子自然是怒不可谒的,但偏偏,他还发作不了,甚至没法子责怪刘将庐。

汉室讲究无为而治,只要法律没有明文禁止的,就可以随意讨论。。

更何况作为天子,作为统御四海的诸侯共主,刘启也是要脸皮的。

最起码在诸侯宗室面前,他再怎么狂怒,也要做出一个宽宏天子,仁德君主的样子。

只是在心里道:“待朕削平了吴楚,再来与你算今日之帐!”

同时,刘启的心里也为殿中的四个儿子担心了起来。

实在是刘将庐这题目出的太过刁钻。

以诗经为据,反问朝廷削藩对错。

若赞成削藩,那么置朝廷几十年来宣传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于何地?这大汉江山还怎么维系?

若反对削藩,那就是公然的打朝廷的脸皮了。

等到削藩命令一下,难保被东边的诸侯们拿来做文章。

刘启自问自己处于那个位置上,也很难回答出让人满意的答案来。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