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极品护花神医

极品护花神医

极品护花神医

作者:风烟净

分类:都市

来源:七悦文学

时间:2021-06-15 10:34

评语:一句话早已让我明白了事儿不容易了,我向着陈雅莉看以往了解。

林修许璐小说《极品护花神医》,热血中文提供风烟净极品护花神医阅读,林修许璐的小说精彩节选:她的话刚说完下,我的铃声居然突然响了起來,我迟疑的取出自身手机查看了一眼后接了起來,电話那头顿時间传来了陈雅莉带上哭音的响声:“林修你赶紧来帮帮我,我的车被别人给砸了!”

精彩节选

“那为什么不打电话然她回来呢?”我盯着沈曼问道,她穿的是那种一直遮掩到膝盖的吊带睡衣,虽然没太多露的地方,但奇怪的是我依旧觉得她身上散发出了一种十分迷人的风韵。

沈曼摇了摇头,语气复杂的说了起来,她说陈雅莉以前不是这样的,大概是从高中以后才开始叛逆,沈曼虽然有心管教,但毕竟不是亲妈,而且沈曼也清楚,陈雅莉现在还有一丝丝忌惮沈曼是看在沈曼对她好的温情上,如果沈曼过激的去干涉陈雅莉的话,以她当老师的经验可能猜得到,陈雅莉或许会极端到跟沈曼决裂的!

“现在的孩子可真难管啊……”沈曼摇了摇头发出叹息声。

我尴尬的笑了笑,这个话茬不知道该怎么接,犹豫了一下才安慰道:“我觉得雅莉也没有太过分,但她总是晚上出去难道你就不担心吗?你知道她在干什么吗?”

“知道一些……”沈曼出乎意料的点了点头说道,“她总是急着想要改变现在的生活状态,所以偷偷在外面做了兼职,晚上应当是到酒吧去了!”

我顿时皱眉,心想沈曼知道陈雅莉晚上去酒吧那么乱的地方做兼职,难道就不担心吗?但又不好开口问这种事,毕竟这是沈曼和陈雅莉的家事。

反倒是沈曼,忽然抬起头忧虑的看着我询问道:“林修,我差点忘了问你了,之前你朝我使眼色,为什么要答应叶彬过分的请求呢?那些人的伤势不至于要五万的医药费这么多吧?而且五万可不是个小数目,到了时候你拿得出来吗?”

“不答应也没办法啊!”我皱着眉苦笑道,“叶彬是地头蛇,晚上跟他赌一张牌已经是运气了,如果再得寸进尺的话,他说不定会直接撕破脸的,那样反而麻烦!”

“可你这是饮鸩止渴吧?”沈曼忧心忡忡的苦笑道,“我这里也没有太多钱了,估计最多只能拿出一万多块钱来帮你……”

我摇了摇头道:“这是我答应的事情,怎么能要你的钱呢!”

沈曼盯着我,目光坚决的冷笑道:“这个你就别跟我争了,你惹上麻烦也是因为我的事情,虽然我对你的行为觉得很不理解,但事情发生了总得解决的,难不成你一个人拿得出这么多钱吗?”

我摇了摇头:“钱的事情反正还早,一个月的时间还能想办法,我只是奇怪你那个同学说的那句话里的意思,他说有人想要对付我,沈老师你能帮忙套一下他的话吗,我很奇怪到底是谁想要对付我……”

“行吧,虽然我不太愿意跟蒋威打交道,不过这件事我会找机会帮你问问的!”沈曼叹了口气,“而且蒋威今晚也让我觉得太失望了!”

她的话音刚落下,我的手机铃声竟然忽然响了起来,我狐疑的拿出自己手机看了一眼后接了起来,电话那头顿时间传出了陈雅莉带着哭腔的声音:“林修你快来救救我,我的车被人给砸了!”

我顿时皱眉,看了一眼表情狐疑的沈曼,起身走到阳台边压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我……我……呜呜呜……”陈雅莉在电话里也不说话,只顾着大哭,然后说了个地址就让我赶紧过去救她,说是有人围着她不肯让她走,而且把她的车给砸了!

“怎么了?”沈曼大概是意识到了可能出了什么事情,于是朝着我问了一声。

我心里犹豫了一下对沈曼摇头说没事,然后挂了陈雅莉的电话准备出门一趟,沈曼顿时站起来狐疑的问我:“这么晚谁打电话给你?该不会是雅莉又在外面闯祸了吧?”

“没,是别的事情!”我摇了摇头,匆匆忙忙的拉开门跑了出去!

出门在路边等了一会儿拦了一辆的士,但按着陈雅莉给的地址才发现所谓的石龙街区竟然是我以前抓过的那栋楼附近!

刚进那条街,就注意到了不远处一间酒吧门外闹哄哄的围着一群人,我急忙付了车钱推开门下去跑到那边,只见陈雅莉蜷缩在车里发出阵阵的尖叫声,车子的玻璃已经被敲碎了,五六个男的围在车子外面起哄吹口哨,时不时有人伸手进去摸一下陈雅莉,惹出来的只有陈雅莉更为尖锐的惊叫声!

围观的人很多,但没有人干涉!

我冲过去吼了一句:“你们干什么?”

陈雅莉顿时朝着我这边泪流满面的喊道:“林修你终于来了,你快救救我!”

“哟,护花使者来了?”

我刚想过到陈雅莉那边去,但却直接被直直跨出来的几道身影给拦住,其中一个穿着白色背心的青年直接流里流气的指着我不屑冷笑道:“警告你特么的最好滚一边去,这贱人收了五哥的钱不办事就想跑,天底下有这便宜的事情啊?”

一句话已经让我明白事情不简单了,我朝着陈雅莉看过去询问,陈雅莉抹着眼泪,眼睛和脸都是通红通红的使劲摇着头哭泣道:“我已经喝了两瓶了,喝不下去了,是他们非要逼我的,而且他还想要把我给……呜呜呜……林修你帮帮我!”

我咬着牙,心里觉得陈雅莉这女人是真的蠢,在酒吧工作原本就难免遇到这样的事情,现在竟然还惹出这样的事情来!

“钱呢?拿出来!”我一脸不悦的朝着陈雅莉伸出手去!

陈雅莉停止哭声犹豫了一下,我只能吼了一句‘拿出来啊’,她这才犹犹豫豫的稍微转过身去,竟然从自己的罩里抽出了折叠的一把钱瑟瑟微微的递过来,不甘心的咬唇道:“我已经陪了两瓶酒了,这些钱本来就是我该得的,我……”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