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祁臻柏迟姝颜重生

祁臻柏迟姝颜重生

祁臻柏迟姝颜重生

作者:流萤烛影

分类:言情

来源:阅文

时间:2021-06-11 17:50

评语:几辆价值上百万的豪车

小说《祁臻柏迟姝颜重生》的主人公是迟姝颜祁臻柏,为您提供祁臻柏迟姝颜重生迟姝颜祁臻柏小说阅读。祁臻柏迟姝颜重生迟姝颜祁臻柏小说精彩节选:事实上,相对于高三一班同学复杂的内疚情绪,迟姝颜是真的还是很开心的,对于上一世这样的高三一班冷眼旁观幸灾乐祸的同学,她并不觉得好受,对那个势力的班主任她更是反感,能够离开上一世这样的地方,她是真的感到宽慰,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精彩节选

其中一个保镖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帮忙敲了敲封局的办公室。

“让她进来吧,她是我手下的人。”封局声音浑厚低沉,竟然是在征询里面的人的建议。

孙素刚刚听那些女警说的位高权重还不以为然,现在满眼震惊和深以为然,在这抚州,哪一个不是想法设法指望着巴结上封局,这还是封局头一回这么小心翼翼,孙素登时挺直了背部,也开始严重以待起来。

“九爷说了,让这位女警官进来吧。”一道斯文的男声传来。这下两个保镖没有再阻拦,孙素进来之后,才发现封局办公室里除了封局竟然还有三个人。

封局办公室那一组黑色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个人立在一旁,封局也坐在沙发上,跟一个人说着话。

“封局,这是黄警官让我转交给您的资料。”孙素屏息敛气,一脸严肃递给封苑霖。

封苑霖把资料拿过来,颌首点了点头,淡淡说道:“我知道了,下去吧,我会看。”

孙素其实不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但是经过那些女警的渲染,还有封局这么小心翼翼慎重对待,孙素不多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她在封局拿过资料的时候,拿眼角瞥了瞥坐在封局对面的人。

等她看清楚封局对面的人,登时满眼惊艳。

只见封局对面的男人穿着剪裁合体的银灰色西装,没有打领带,左胸口戴着比银灰色更深一点的同色系颜色的手帕,头发处理的一丝不苟,没有碎发落下来,露出一张浓眉深目,冷峻深邃的面容,这个男人的五官几乎称得上俊美绝伦,高挺窄鼻,菱形薄唇,单看他深邃面容和高挺的鼻子,就令人怀疑是混血,但是他的长相又完全没有一丝欧化的粗犷,皮肤白皙近乎苍白,菱形薄唇鲜红如血。

但就算这样,你也察觉不到他身上的一丝女气,反而觉得他雍容华贵,是那种承袭千秋万代的贵族之血。他不动声色坐在沙发上的时候,浑身透露一股矜贵疏离和威慑力十足的压力,看上去气度不凡。即便是面对一直霸道持重威严颇重的封局,孙素也没有真正怕过,但是看到他微微斜睨过来寒星一般的眼眸,孙素吓得差点站不稳,落荒而逃。

等她走出门口,孙素深吸一口气,徐徐吐出来,心里暗自奇怪,自己又不是花痴,又不是怂人,明明这男人长得这么好看,好看的都能让人失了魂魄,但就是腿有点软,不过这男人身上的威压也太恐怖了。

“怎么样,怎么样?”一个个女警问她看到那位帅哥的感受。

孙素竖了一个大拇指:“太帅了,就是有点恐怖。”她说完这话,其他的女警官瞬间重重点头。

“是啊,是啊,要不是那帅哥太吓人了,我们才不会把这个递资料的任务给你。”几个女警深以为然道。

孙素笑笑坐到自己位置上,虽然惊艳,但她也知道这种帅哥一看就是那种位高权重,她们是绝对没戏,因此也就没有多想,反而又想起那天那个长着一双圆溜溜猫瞳一般大眼睛的小姑娘,她离开的时候,郑重提醒她的那句话。

孙素那天听到小姑娘让她走大路,小心点,她还当是小姑娘随意关心,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但是那一天下班后,正要经过那一条人烟稀少,幽深的巷子的时候,她脑海里猛然想起那个小姑娘说的话。

孙素犹豫了一下还是换了一条回家的道路,等她换了一条明亮的大路,她还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有些失笑,那一条近路可是她经常走的,也没有出事,偏偏听了那小姑娘的话自己竟然有些魔怔了,虽然这样抱怨,她还是绕了一条路。

直到第二天她爸心有余悸拉着她指着一条新闻说道:“这出事的地方是不是你经常回家的那一条小巷?”

孙素正叼着一片面包,等她看清楚那条新闻上的内容,顿时大吃一惊,花容失色,昨晚她经常走的那一条小巷发生了两个帮派火拼抢地盘的事件,死了很多人。

而且时间正好是她下班后面一会儿功夫,她真不敢想象,昨晚她要是走了那一条路,她会怎么样?这些黑帮可最讨厌条子,要是她贸然走进去,肯定会收到波及。

封局办公室

等孙素出去后,封苑霖才跟祁臻柏攀谈起来。

“你身体成这样,还特意来抚州一趟?”封苑霖略带责备和不赞同问道:“祁老也放心?你那些兄弟姐妹也放心?再说这里到底有什么值得你跑一趟的,你就是打个电话,顺便派个人我也能给你办成。”

祁臻柏掏出左胸口的手帕,整齐叠起,捂着嘴唇咳嗽了两声,扯了扯菱形薄唇,声音清冽低沉:“就正是因为他们一直不放心,整天把我当一块易碎的瓷器,我才出来透口气。”

“给,大红袍,润口嗓子。”封苑霖沏了一杯茶水放在祁臻柏面前,又捧过另外两杯,一杯放在朱博城面前,一杯放在放到右手边,朝着一直站立在祁臻柏身旁的徐旭东笑道:“徐助理,也坐下喝口茶,这段日子多亏你照顾臻柏了。他也不是省心的性子。”

徐助理朝封苑霖露出一个礼貌斯文的微笑:“封少客气了,我照顾祁少本来就是应该的。”却是没有坐下来喝茶,反而依然站立在一旁。封苑霖也不以为意。

“嘿,封苑霖,你就生生地忽视我这么一大个活人,要感谢,怎么不感谢我?我可是千里迢迢放下公司里的事情,陪臻柏过来。”朱博城咧嘴开朗笑道:“真是这么久没有见,越来越像那些老头子打官腔的感觉,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起了。”

“亏你还敢说,正是因为有你在,我更不放心。”封苑霖冷笑一声道:“你跑这儿来干什么?帝都的美女不多?还不够满足你?”

“你看看,臻柏,你看看他这一副夹枪带棒的模样,说的我跟浪荡子一样,我都道歉了多少回,他一见我就刺我。”朱博城叫屈道:“喂,姓封的,你一直揪着这一件事不放,也太小心眼了,我不是给咱妹道歉了?”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