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他爱了她两辈子

他爱了她两辈子

他爱了她两辈子

作者:木易萧萧

分类:言情

来源:追书云

时间:2021-06-11 14:28

评语:顾暖最后这句话。

想知道小说《他爱了她两辈子》的大结局吗?该小说男女主为顾暖霍承洲,作者为木易萧萧,小说节选:赵晓娥“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不断的朝霍霆磕头,替孟书衡求饶:“大帅,我儿糊涂,只是一时糊涂,他平常不是这样的,求您饶他一命!”

精彩节选

“我……”顾暖的眼里滚出泪来,看起来惊慌失措又委屈可怜。

“把事情说清楚,若是无罪,大帅府自然不会为难你,可若是敢说半句假话,今日你们顾家和孟家的人就都不用走出大帅府了!”霍承洲抬高了音量,语气冷厉。

但他这话里面却分明有维护顾暖的意思,不然,怎么会给了顾暖说话的机会?

牵扯到顾、孟两家的生死,顾暖咬了咬牙,开始说话:“我是顾家的大女儿顾暖,也是孟家两日就要迎娶的大儿媳妇,马上就到婚期了,本应该在家中待嫁,可是因着我妹妹与我说孟家的大少爷喜欢的人并不是我,也不想娶我。

——我也实在没有办法,才想着借大帅寿宴的机会来与孟家的大少爷问清楚,如若他果真不想娶我,我顾暖也不是一定要死皮赖脸去做孟家大少夫人的人,只是……只是我没想到,不等我问清楚这件事,他们竟然会在这里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说到这里,顾暖转过头,望着孟书衡和顾雨婷,满脸都是失望和痛心:“雨婷妹妹,在家中的时候我就与你说清楚了,只要我确定孟书衡是真的不想娶我,我一定会将他让给你的,你你为什么还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昨日晚上,你与孟书衡一起夜赏花灯将我撇下了,我没有怪你;我摔伤了额头,没能及时的回府,你就在父亲母亲的面前告我的状,我也没有怪你;你说我不配做孟家的大少夫人,你才配,我更没有怪你,可你就算再着急想要嫁给孟书衡,你也不能在大帅的寿宴上乱来,你也不能和孟书衡躲进霍家的祠堂里……乱来啊。”

“顾暖,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姜舒美一见情况不好,赶紧出声:“什么夜赏花灯?你这分明就是在污蔑雨婷。”

“大帅,各位夫人、小姐,你们都不要相信顾暖的话,这个该死的臭丫头从来都是个心思恶毒的,雨婷和孟书衡做……做出这样的事情肯定是被人陷害的,陷害他们的人就是顾暖!”

“是顾暖……是顾暖给他们下了药,对!一定是顾暖给他们下了药!”姜舒美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特别好的为顾雨婷脱罪的借口,竟坚定的说:“顾暖小的时候,我们就给她算过命,她命硬,克父克母,所以我们就把她送到乡下去寄养了一段时间,那户人家是做野郎中的,她跟着别了些医术,平日里就喜欢折腾一些害人的毒药,这种能让男女行……事的药她肯定也是会配的,就是她想要害雨婷……和孟大少爷。”

顾暖猛地瞪大了眼睛,她没想到,姜舒美会在这个时候将她是在乡下养大的事情说出来,却换了一套说辞,不是被丢失了,而是因为克父克母?

果然还是要将所有的罪过都往她的身上推啊!

就这一刻,她望着姜舒美,心里对她的最后一丝期待终于彻底的死掉!

这样的亲生母亲,不要也罢!

而姜舒美说完这些话,似乎觉得自己一个人说没有什么说服力,又拉上了赵晓娥:“孟夫人,你说是不是?”

赵晓娥一时也没找到更好的办法,只好点头应了:“是!我家老爷就是知道顾暖会一点医术想着以后能照顾一下家里的长辈,又觉得她这么多年,一直都在等着我们家书衡回来,这才点头让她嫁过来的,可是我真是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是如此的心狠手辣,竟会这么恶毒的害我们书衡!”

顾暖的心一片冰冷,如果大帅、霍承洲等人没有亲耳听见孟书衡和顾雨婷说的那几句话,或许就真的怀疑她了,可惜,这一次,幸运是站在她这一边的。

“孟夫人,我知道您不喜欢我,觉得我这样的老姑娘不配做孟家的长媳,可是您不能因为这样就与母亲一起污蔑我啊。”

顾暖摇着头,伤心欲绝的说:“母亲,我也知道您一直都偏心雨婷妹妹,不喜欢我,所以您与父亲商量为我订下了孟家的婚事,盼着我离开顾家,即使这不是我真正的意愿,可为了让您如愿,我也答应嫁了,为什么我都已经退让到这种程度了,您还要害我?

顾雨婷是您的女儿,我顾暖就不是了吗?我没有喊她抢我的未婚夫君,是她亲口说喜欢孟书衡的,今日我求了父亲带我来宴会,原也是想要成全他们的,可如今是他们自己没能忍住……做出了这般丑事来,与我有什么关系,您不能为了保住她,就让我万劫不复吧?

母亲,您是我的亲生母亲啊!就算您觉得我的命不好,会克您,可是您不能将我往死路上逼啊!”

说着,顾暖从地上爬了起来,转过身,面对这顾海山:“父亲,我今日到底为什么会来霍府,您是知道的,您能为女儿说句话吗?”

上一世,顾海山和姜舒美都没有尽过做父母的责任,这一世,她仍愿意给他一次机会。

姜舒美的机会已经没有了,那顾海山会怎么选择呢?

顾海山却犹豫了,他心想:如果将顾暖推出去,就能保住孟书衡和顾雨婷,保住顾家和孟家的关系,而顾暖左右也是不惹他和姜舒美喜欢的,不如就说成是他这些年对她疏于管教,以致于让她变得恶毒了……这样,也更能霍家人接受一些吧?

于是,他说:“晚儿,你十岁以前,都是在乡下长大的,难免学会了乡里妇人的一些个不好个习惯,这些年,我和你母亲又一直忙着家里的生意没有管束着你,以致于你……你还是赶紧的向大帅跪地谢罪,任由大帅处置吧!”

顾暖眼里的泪再一次无声的落下来,脸色也越发的苍白,她一把扯下了头花,指着自己额头上的伤说:“父亲,今晨我带着伤回来的时候,您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让我跪下认错,如今明明不是我的罪,您却又让我跪下认罪,原来不管在您还是在母亲的眼里,我都不是顾家的女儿,只是一个随时都能被牺牲、被舍弃的人。”

“可是父亲,今日这个罪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能认!因为少帅说了,我不能说假话,否则顾家和孟家全都有罪,更因为,他们——”她的手往地上的孟书衡和顾雨婷的身上一指,闭上了眼睛,绝望的说:“他们在里面行……苟且之事的时候,是被大帅亲自撞破的,他们说的那些话,也是大家都亲耳听见了的。”

“什么……你说什么?”顾海山的脸色霎时间变成了惨白,只觉得双腿发软,差点就跪了下去。

霍霆冷笑了一声,说:“顾家今日也让我开了眼界了,这么聪明、机灵的好姑娘都不要,偏要私偏了连基本规矩都没有的畜生,这个女儿,顾家不要,我要了!”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