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七零巧妻致富

重生七零巧妻致富

重生七零巧妻致富

作者:佚名

分类:言情

来源:掌中云

时间:2021-06-11 13:55

评语:白花花淡定从容的再次坐了出来,立即伸手餐桌上的鸡翅。

白花花吴桐小说《重生七零巧妻致富》,热血中文提供佚名重生七零巧妻致富阅读,白花花吴桐的小说精彩节选:白建国立在后边咬了咬紧牙,究竟是怎么回事,三年前他这表侄女明晰还十分反感厂长,尽管在其中有他在正中间作难的要素,可是这三年来,白花花和厂长都没有一切的相交,怎么可能忽然心态就变化了。

精彩节选

白建国快速的站起身去开门,“厂长啊,快进来,正好吃午饭,一块来吃。”

厂长是一位年约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约一米七高,身材略微偏瘦,脸上有着岁月留下来的艰苦痕迹,他的目光有些焦急的张望,“花花在吗?”

白花花起身,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厂长叔,好久不见,您最近身体还好吗?”原主小时候可是经常到厂长家玩的,原主的爸妈与厂长的关系也十分好。

厂长瞬间就红了眼眶,手指都有些微微的抖动,“好,挺好。”

白建国站在后面咬了咬牙,到底怎么回事,三年前他这侄女分明还十分讨厌厂长,虽然其中有他在中间作梗的因素,但是这三年来,白花花和厂长也没有任何的交集,怎么可能突然态度就转变了。

而这样的转变,让白建国心里微微有些不安。他掩下了心里面的想法,露出和善的笑容,“厂长,赶紧坐。白玲,喊你大伯娘出来招呼客人。”

“诶!”白玲麻利的走进了房间。

没过多久,刘芳就走了出来,“厂长来啦,快坐快坐,我给您添筷子。”

厂长赶紧摆摆手,“不用了,我吃过了,今天叨饶了,我主要是过来找花花的。”

厂长说完客套话之后,转头看向白花花,“花花,听林老说你有事要问我?”他心里愧疚啊,当年的事情他确实有部分的责任。

白花花撇了一眼大伯和大伯娘,很快就收回了目光,她在心里斟酌了一番,这日后大伯和三叔一家都是狠心的,她也只能从厂长叔这边寻求保障了。

白花花酝酿了一下情绪,眼泪便盈出了眼眶,“厂长叔,当年是我不懂事,给您添了麻烦,今个儿找您来,主要是想问问我爸妈当年事故的赔偿金的问题,虽然已经过去了三年,但是这赔偿金本应该有的吧?”

“哐当!”刚进厨房拿碗筷的刘芳听到这话顿时把手里的碗给摔了。

白建国的脸色也铁青了起来。“花花,别胡说八道,赶紧回房去。”当年厂长可是给了一千块的补偿金,交代他一定要交到白花花的手上,那可是一千块钱啊,白建国一辈子也没见过那么多钱,怎么可能会给还不懂事的侄女,他私下就留着了,明面上告诉厂长是给了花花的。

白花花怎么可能会听大伯的话,她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若这次不能将赔偿金给拿回来,恐怕以后想要再拿也难了。

厂长微微皱起眉头,看向白建国的话多了一丝狐疑,“这到底怎么回事?这一千块的赔偿金在三年前不是让你交给花花了吗?”

白花花面带苦涩,“厂长叔,如果赔偿金不愿意给就算了,何必骗我说已经给了一千块了呢?我连一块钱的影子都没瞅见。”

厂长的脸色变得铁青,转头看向白建国,“建国,这到底怎么回事?办公室里头还放着你当时签字取款的凭条呢。”

白建国的脸上突然闪过了一抹慌乱,眼珠不停的转动,似乎在想着适合的说辞。“厂长,这……”

这会刘芳已经回过神了,她捡起刚才不小心弄掉的碗,脸上带着慈善的微笑,“厂长,是这么回事,花花丫头还小,这么大笔钱,我也是担心她给弄丢了,一千块钱可是还好好帮她保管着呢,想着等着丫头大些,懂事了,就将这钱还给她。没想到会弄出这么个误会来。”

白建国眼睛一亮,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对,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嘛!我们也是将花花当成自个儿的孩子那样疼爱的。”

白花花看向大伯娘,心里对大伯娘也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三个面面俱到的人,也比大伯要圆滑多了。

厂长的脸色也缓和了一些,“既然这样,现在就将那钱交给花花吧,这钱毕竟是花花丫头的。”

大伯咬了咬牙,心里那个疼啊!那可是一千块钱!“厂长,这么大笔钱,还是我们帮她收着吧,就怕这丫头将钱给弄丢了。”

“大伯,这钱还是还给我吧,我现在已经长大了,会好好收着这钱的。现在村子不好过,粮食也没多少,我每天都吃不饱,而且我想给奶奶买些营养品,奶奶现在病了,得补补身子。”白花花红了眼眶,眼泪汪汪,配上她现在瘦弱的身子越发让人觉得可怜。

厂长一听这话,顿时脸色变得铁青,对白建国不禁多了几分不满。先前他可是好几次找白建国打探白花花的消息,可是当时白建国说的情况与白花花现在说的简直是天差地别。

“白建国,将那笔赔偿金拿出来吧,这赔偿金可是属于白花花的,你若是执意不交,那就只能报警察了,相信警察会公证处理这事情。”厂长铁青着脸说道,他也一大把年纪了,坐到厂长这个位置,到底还是看出了点苗头。

白建国抿紧了嘴唇,转头吩咐刘芳,“去将那钱取出来给花花。”

刘芳笑着点点头,“欸,我这就去取出来。”

刘芳刚回到房里,脸色就变了,她喘了喘气,打开抽屉一边数着钱,一边心疼都快要吐血了。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