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未曾深爱,何以言婚

未曾深爱,何以言婚

未曾深爱,何以言婚

作者:络络书虫

分类:言情

来源:原创书殿

时间:2021-06-11 11:34

评语:顾北跌坐在长椅上

《未曾深爱何以言婚》叶米粒顾北剧情紧凑,情节设置合理,看点多多,值得一看。未曾深爱何以言婚叶米粒顾北小说精彩节选:“叶米粒,你给我滚。”他捂着胸剧烈咳嗽。“我们赵家不想见到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想我赵传文好心收留你,最后却是引狼入室,不仅抢我女儿未婚夫还想要她的命,你可真狠啊!”

精彩节选

顾北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后座,拉开门后不由分说的便将叶米粒逮出,全然不顾她的挣扎打横抱着就直冲二楼卧室。

“你看着我。”叶米粒拼命扭动着身体,情绪激动的反抗道,“顾北,我让你看着我。”

顾北突然停下来,转身离开。叶米粒恼怒的看着他,讥诮出声,“怎么你怕了?怕看我的脸?怕身下的人是我而并非赵清月?顾北你个懦夫。”

叶米粒胸口隐隐作痛,她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他的淡漠与疏离,可一想到他说她的生死他从来都不在乎!

她气得心里还是直冒烟,一个翻身便骑上了男人的身体,“看清楚了,我叶米粒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

“你不过是月儿的影子,替身。若不是你耍心机,我娶的人是月儿,永远都不可能是你。”男人翻身,重新压下她。

叶米粒的额间疼出细密汗珠,可丝毫不及心口疼痛的万分之一。

“你也知道痛吗?你害得月儿现在还躺在医院,她所受的疼痛我都会千万倍的还给你。”

她咬紧牙关,任由身心的疼痛传至四肢百骸,就是不肯出声。

一场欢爱如同狂风暴雨般席卷着叶米粒,一个小时后,顾北终于瘫软在床。

“叶米粒,我永远都不会喜欢上你。”

叶米粒已经全身无力,意识模糊,可声音入耳,心脏还是像被冷水浸过一样,痛得清晰。

眼眶里强忍的泪水终于在这刻,破涕而下。

等到顾北离开后,她拖着沉重的身子进了浴室。

温暖的喷水流过身体,可她周身还是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温度。

突然,她感到一阵晕眩,胃部更是绞痛难受,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啃食着整个胸腔,痛得她瘫软在地,冷汗直流。

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心底向外直冒,叶米粒爬到马桶边,艰难的撑起身子一阵呕吐。

血?!她咳血了。

看着那瘫颜色不再鲜艳的血迹,叶米粒开始意识到,她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

三个月过去,叶米粒动用一切关系和钱财搜集证据,只要能上诉成功救出弟弟,哪怕要她立刻去死她也会毫不犹豫。

她找到之前的律师,将妈妈临终的财产全部转移到弟弟叶青的名下,包括叶家老宅。

等到弟弟出狱,这些钱财足矣立足,她相信善良的他经历过这次挫折一定会被这个社会善待的。

赵清月的眼睛在医生的“治疗”下恢复了正常,心理疏导好像也很有效,不再动不动就自杀了。这段时间倒是消停了不少。

这天赵清月破天荒的约她。

咖啡馆。

“你不会找我就是为了喝咖啡吧?我很忙,恕不奉陪。”叶米粒拔腿就走,浓烈苦涩的咖啡,她的胃根本受不住。

“叶米粒,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你弟弟为什么进监狱的吗?”

果然叶米粒闻声愣在了原地,她回到桌前,“你知道什么?当年的事情你知道对不对?”

叶米粒的心彻底凌乱了。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