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七年相思终是伤郭酊时

七年相思终是伤郭酊时

七年相思终是伤郭酊时

作者:郭酊时

分类:短篇

来源:奇热

时间:2021-06-04 11:58

评语:应该是我祝你终于觅得良人归吧?

为您带来简潮鸣欧寒煜《七年相思终是伤》阅读,该小说在哪看,热血中文提供简潮鸣欧寒煜小说阅读。简潮鸣欧寒煜小说精彩节选:她用双手紧紧地环抱着自己的身体,泪水冰凉地滑入她的脸颊,落在脖子上,一阵寒意从脖子一直袭向心脏。我在祈祷什么?即使有一天欧寒煜你也不会爱我,即使我也不会被骗,但是你什么都没有。”简潮自言自语道,好像是在对他说什么,但那冷冷的屋子里空空如也。

精彩节选

可是为了能够重获自己的幸福,卑鄙、自私一回又如何,她爱他呀!爱情本来就是强取豪夺的一场游戏,谁输谁出局。

简潮鸣不想与纪之灵多说,默默的起身,出了咖啡馆,出门的那一刻,一滴泪无声的从眼角滑落。

她突然觉得好累,如果一切都可以这样无声的结束了,那该有多好?可她终究还是,舍不得他。

黑暗包裹的屋子里,简潮鸣像一只瘦小的猫窝在沙发上,紧紧的捂住胸口。

“咔嚓”欧寒煜开了灯,看见了蜷缩在沙发上的她。

“你回来了?”简潮鸣抬起苍白的脸看着他。

“你又在耍什么花样?”欧寒煜看着她冷冷的说道。

“寒煜……”简潮鸣突然走过来,扑在他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的腰。

“滚开。”欧寒煜想要推开她,刚触碰到她的手,却发现她的身体是如此的冰凉。

“不要推开我……”简潮鸣低喃着,闭上眼睛突然吻上他的唇,冰冷柔软的触感勾动了欧寒煜心头的一根弦。

“再要我一次好不好?”简潮鸣几乎央求的声音,让他有片刻的心软,他按压住心中的悸动,嗤笑一声,“又犯贱!”

简潮鸣咬了咬嘴唇,“欧寒煜,你爱过我吗?哪怕,骗一骗我也行……”她仰头带着祈求的目光望着他的眼睛,声音哽咽道。

欧寒煜的眼睛里闪过一抹诧异,垂眸看着她。

简潮鸣轻轻一笑,笑容里带着自嘲。

她怎么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她明明就知道答案,她还在期待着什么?

“那得看你怎么取悦我了,如果我满意了,说不定我会说我爱你呢?”欧寒煜唇边勾起冰冷的笑,直接将她拦腰抱起,扔在了沙发上。

简潮鸣环手紧紧的抱住身上的男人,仿佛在尽最后一丝力气去留住他。

在他得到满足从她的身体抽离时,她用有些沙哑的声音淡淡的说:“欧寒煜啊,我们离婚吧!”

“离婚”这两个字犹如她幸福的水晶球,说了就碎了,她一直小心翼翼的维护,生怕有一天她抓不住就会失去所有。

可是现在她竟然说了,她觉得那声音仿佛不是自己的,而是来自体内另一个疲惫不堪的灵魂。

他望向她,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半边脸,露出的侧脸清秀却又苍白。

她的眼睛仿佛被一层雾盖住了,没有任何生气,没有任何光彩,更多的是黯淡,一种不属于她这个年纪该有的黯淡。

“求之不得,”欧寒煜觉得嗓子有些发痒,像有什么东西卡在喉咙里。

他穿上衣服,丢下一句,“明天我会把离婚协议书拿给你签字。”就摔门而去,仿佛带着深深的怒意。

简潮鸣紧紧的用双手环住自己的身体,眼泪冰凉的顺着脸庞滑落,落进了脖颈里,一阵寒意从脖颈一直侵袭到心脏。

“所以我在祈求什么?欧寒煜你哪怕有一天爱过我也好,哪怕欺骗我也罢,可是你什么都没有。”简潮鸣自言自语道,像是说给他听,可是这间空荡冰冷的房子里只有自己。

简潮鸣突然觉得心脏更剧烈的疼痛了起来,她艰难的从沙发旁的外套里拿出药瓶颤抖着倒了两颗药,干涩的吞下。

药入口之后,疼痛感并没有减少半分,一阵一阵的剧痛几乎要让她昏厥,难道她的病已经到了药也不能压制的地步了吗?

简潮鸣收拾好一切,她并没有什么可以带走的,行李简单得可怜。

她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娟秀的字有些刺眼。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