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梁上燕李怀玉

梁上燕李怀玉

梁上燕李怀玉

作者:白鹭成双

分类:言情

来源:若初

时间:2021-01-21 15:44

评语:纯洁的美名。

《梁上燕》李怀玉江玄瑾小说剧情紧凑,情节设置合理,看点多多,值得一看。梁上燕李怀玉江玄瑾小说精彩节选:这是谁教的?今日丹阳头七,江玄瑾的心情本来就复杂,被这一连串事情弄得眼前只觉头疼。它伸手摸摸前面的角,然后靠在车上,准备休息。

精彩节选

哭笑不得,乘虚道:“姑娘这算是反其道而行之,好引得我家主子另眼相看?”

“正是!”双手一拍,怀玉笑眯眯地道,“你看我就成功了呀,你家主子现在坐在车厢里听我说话都保管是铁青着脸,几年内肯定忘不掉我!”

江玄瑾闷不吭声地坐在车厢里,脸色铁青。

若不是教养不允许,他真的很想把这人给踹下车。不要脸的人见得多了,不要脸得这么理直气壮的还是头一回遇见。男子之中都是少有,这还是个姑娘家。

谁家教出来的?

今日是丹阳的头七,他心情本就复杂,被这一连串的事闹过,眼下只觉得头疼。伸手揉了揉额角,他靠在了车厢上,打算休息一会儿。

然而,外头那人叽叽喳喳的,像是有说不完的话。

“哎,这位小哥,你功夫怎么样啊?”

“……尚算过得去。”

“你家主子得罪的人应该不少吧?你是昼夜都在他身边守着吗?”

“……姑娘,这是机密,说不得。”

“我随便问问,你别这么小气嘛。哎呀,你这身子可真是结实,练武的时间不短吧?瞧瞧这手臂,啧啧,硬得跟铁一样。另一只给我摸摸……”

额角上青筋爆了爆,江玄瑾睁开眼,掀开车帘低斥道:“再说话就下车!”

外头的怀玉吓了一跳,转身看向他:“你嗓子怎么了?”

方才还好好的,这句话听着却分外沙哑。

车厢里的人坐得笔直,身姿依旧端雅,但那脸色……

“你这是害羞了吗?”挑了挑眉,怀玉钻进车厢里,坐在他旁边仔细瞧了瞧,“脸好红啊!”

“谁让你进来的?”江玄瑾恼了,哑声吼,“出去!”

“哎,你先别凶。”伸手按住他的手腕,怀玉大着胆子就伸手覆在他的额头上探了探。

触手滚烫。

“哎呀,你原来也会生病。”怀玉乐了,收回手笑眯眯地拍了拍,“外头的人都说紫阳君是铁打铜铸的,辅政八年天天上朝,风雨无阻。这是怎么的,竟然也会发高热。”

江玄瑾愣了愣,自己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眉心皱得更紧。

长公主薨逝,后续的麻烦事极多,他这七天总共睡了不到五个时辰,想来是积劳成疾了。

“乘虚。”他喊,“改道去找个药堂。”

“是!”乘虚应了,立马调头。

方才还以为自己是被气得头疼,眼下知道是生病了,脑子就更加昏涨。江玄瑾捏了捏拳头,冷声朝旁边的人道:“你能不能出去?”

“不能。”怀玉摇头,很是大方地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马车颠簸得厉害,看你身子都晃了,借你个软枕躺会儿吧!”

黑了脸,江玄瑾道:“不需要。”

“我一个姑娘家都不介意,你个大男人还婆婆妈妈的?”撇了撇嘴,怀玉突然出手,一把就勾住他的脖子,用力一扯便将他半个身子揽在了怀里。

“你……”江玄瑾一惊,伸手就想推开她,然而这姑娘的力气不小,竟然还会使擒拿手。双手将他一扣,他四肢乏力,一时半会竟然没挣开。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