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炙热番茄

炙热番茄

炙热番茄

作者:陆凉风

分类:短篇

来源:掌阅

时间:2021-01-12 15:21

评语:陈嘉郡已经走了。

陆凉风原创小说《炙热番茄》讲述了陈嘉郡柳惊蛰唐律的故事,炙热番茄陆凉风小说阅读,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陆凉风小说精彩节选:柳惊蛰有点儿吃惊,早听说卫朝枫因转让暴雪股权给唐家被他爷爷卫鉴诚打了,他还不信,就这么个宝贝孙子,老人家怎么下得了手,现在看来是真的打了,还打得很重,好好一个人都打不死。

精彩节选

柳惊蛰一呆,脑子都没转过弯来:“哈?”

陈嘉郡不好意思求表扬,求批评总可以吧。她抵着房门,一只脚不自觉地朝着地毯一下一下地踢,“我有好几门功课没有上A,年级第一也是和别人并列的,柳叔叔,你都没有对我提出批评。”

柳惊蛰这下是真有点惊呆。

他脾气不好这件事是众所周知的,说到底这是一个人的人生历练造就的。柳惊蛰三十年的人生经历太复杂了,黑白灰三界,政商两道,他都沾过,还沾得很深,脾气阴柔不近人情固然会令旁人对他生疑多虑,却可以护他周全。他非常明白这一点,根本就是不打算改了。

所以这会儿陈嘉郡站在他面前,简直匪夷所思。

这孩子得多认真,竟然送上门来讨骂还嫌他还不够严格……

既然她都这么要求了,作为监护人他再不有点表示,也落得个懈怠监护权的名声。柳惊蛰想了想,放开房门,对她道:“你进来。”

这是陈嘉郡第一次进入柳惊蛰的主卧室。

柳惊蛰的私人卧室,黑白灰三色,除此之外再无其他颜色,空间中无处不在的一种张力,令除他以外的人都适应不了。空间与单一色的冲撞使人想起峻岭、荒原、暴风雨、浪漫主义的欠缺感,以及面目可憎的真与假。陈嘉郡环视四周,感受得到整个空间中包含着的那一种暴政。这是一个,拒绝任何人进入的地方。

他指指一旁的沙发:“坐。”

又去外面给自己倒了一杯清水,进来时他带上了房门,边走边问:“你为什么会想到出来打工?”

谈话这就开始了。

虽然她并不明白他为什么以这个问题开头,但她只能跟随自己的心:“因为,我想赚钱啊,一直问柳叔叔要总不太好。”

柳惊蛰只是听,没有评判。他忽然问:“你想到的赚钱方式,就只有这一种吗?”

“嗯。”

“唐硕人知道吧?就是如今暴雪的卫朝枫。”

“嗯,知道。”

柳惊蛰含了一口冰水在嘴里,看着她,咽下去时喉咙口的寒意似乎都随着他的话一起出来了:“唐硕人十六岁起被断了生活费,唐律给他的钱连他的基本生活都保障不了,只叫他自己想办法。他想的办法不是外出给人打工,而是从此搞起了金融及衍生品。”

陈嘉郡心里一震。

柳惊蛰眼神慵懒地看着她,心底明镜如水。他知道他在干什么,他在精神上对她施暴政,但有些话既然她想听,他就有义务讲给她听。

“我没有拿你和他作比较的意思,我只想让你清楚一件事:每个人都有在某一方面的天分,这和后天努力没有关系,是与生俱来的一种特质,只在特定的领域内有,如果一个人可以把自身的这一点天分抓住并发挥到极致,那么他在自身领域内的人生就将无可限量。”

他看着她渐渐泛白的脸,没有动恻隐之心,把话讲了下去:“你很聪明,十九岁以优异成绩考入大学。但人生有些事,和‘聪明’两个字是没有关系的。考大学的时候你问过我,你可不可以学金融,那时候我就告诉过你,你有选择的自由,但在我看来,你并不适合学金融,至少这些年,从我的角度讲,我没有在你身上看见将来可以立足金融界的天分。从唐硕人身上可以很直观地明白这一点,他的第一反应给了他行动的直觉,所以如今他二十八岁,可以只身在香港为了暴雪独当一面,这样的成功早在他十六岁那年就已经有了前兆。”

她看起来很不好受。

女孩子,被人否定,都是不好受的,更何况是被他否定。

他的否定是不带感情的,只说好坏,不谈感觉,他一早就是否定了她的,不过是顾忌她的自尊与颜面,所以直到今天才讲。

她的声音有点干:“我……”

开了头,仍然是说不下去,她是被伤了心。

“陈嘉郡,我不是在否定你,你的人生由你决定,我只是给你我的意见。听不听,在你。即便你不听,我也认同你。就好比高考后我对你讲的,虽然我不明白你一定要学金融的理由,但你坚持,我也尊重你。”

她当然有她坚持的理由。

只是她不能说。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