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暴雨倾盆她身穿喜服躺在地上

暴雨倾盆她身穿喜服躺在地上

暴雨倾盆她身穿喜服躺在地上

作者:春风依旧

分类:短篇

来源:小说520

时间:2020-11-18 09:02

评语:盛洁柔咳嗽几声

小说《暴雨倾盆她身穿喜服躺在地上》剧情紧凑,情节设置合理,看点多多,值得一看。暴雨倾盆她身穿喜服躺在地上温昭阳司丞锦小说精彩节选:司丞锦一个眼神过来,就有人将温昭阳主仆二人强行带了出去。一时之间,密室里都是温昭阳哭喊的声音,她反反复复喊的都是连玦。

精彩节选

他恶狠狠地看向司丞锦。

他们曾经是兄弟,但以后只是君臣。

司丞锦见他如此奋不顾身,讥笑道:“三日后,朕来找你取她心头血。”

“司丞锦,你会后悔的!”

他看了眼温昭阳,她好像已经成了一个破败的木偶,他眼底藏着无人诉说的情愫:“朕,绝不后悔。”

她有今日,是她罪有应得。

司丞锦前脚刚走,盛洁柔那边就得到了消息。

她得意极了,没想到事情发展的比她预想的更顺利,瞬间有种将一切都捏在手里的快意,带着浣溪朝温昭阳寝宫走去。

“你现在醒着和昏睡有什么区别?”盛洁柔趴到温昭阳耳边说,“你那双眼睛,啧啧,锦哥哥命人挖出来后,看都没看就喂给了狗,它吃的可香呢。”

她轻轻捂住嘴巴,“哈哈,你看你这副样子,一个瞎子拿什么跟我斗。你为锦哥哥解毒,他还以为是我姐姐,之前提及你们成婚那天,他感觉你不是处子,可他就要在你父皇的人头面前要了你。”

温昭阳终于明白司丞锦刚刚要杀了连玦的怒气来源于哪里了,她当然不是处子!因为早已给他用身体引了毒!

可他居然把这个当成了她的污点……

盛洁柔继续轻飘飘地说着,“以前我和姐姐进宫时,你是万人之上的公主,凭什么你一出生,就要我们对你下跪,我每次见你都觉得不服,尤其那双眼睛,长那么灵动做什么,我早就看不顺眼了。可现在……啧啧,可怜的柔儿都想哭了。”

说着,竟真掉了泪。

温昭阳听得几欲作呕:“司丞锦不在,你还何必假惺惺,做戏做上瘾了么。”

她讥笑道,“也对,你天天模仿盛莲儿,想获得司丞锦的心,还想登上后位,日日琢磨东施效颦,岂会做你自己,你以为司丞锦爱你吗?不,他爱的只是盛莲儿。”

可惜,盛莲儿也不是真心爱他。

“呵。”盛洁柔摘掉她眼睛上的布条,看着那两个黑黢黢的眼眶,心里爽利了些,“他的心算什么,只不过是后位的附属品罢了。温昭阳,你怎么还是这么天真,我想要的,后位远远胜于你们这些人想要的情爱。”

情爱算什么东西,只有权力才是永恒的。

所以她不惜任何代价,走上那个位置。

“司丞锦不也在你们大婚的时候,将你父皇取而代之吗?权利这种东西的诱惑力,远比你想象中大的多,起码……我现在是贵妃,你就是个贵人,我也能决定你的生死。”

耀武扬威又刺激温昭阳一番,她舒服了许多:“温昭阳,你还有最后三日了。锦哥哥比我想象中更想让你快些死。”

温昭阳死死攥着被子,才能减轻心里的疼痛。

盛洁柔将她的动作看在眼里,大获全胜般风光离开了。

碧落终于被放了进来。

“公主!”她一直在哭,“连公子,公子死了!”

温昭阳一个激灵,好想找不准自己的声音,颤抖着问:“你,你说什么?”

“奴婢煎药回来就被盛洁柔的人拦住了,横竖等不来神医,刚刚去他常去的太医院找,发现……发现他服药身亡了。”

温昭阳跌跌撞撞地下床:“碧落,我今早喝的可是治疗蚀心毒的最后一副药?”

“是。奴婢今日煎的药已经是调理外伤的,连公子开了二十天的药剂。”碧落懊悔不已,眼泪成串似的往下掉,“奴婢早该察觉的,是奴婢不好,公主,呜呜,连公子的尸首已经被人抬走了,我们要怎么做才好……”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