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芷荞贺斐予终不是你与我终老_江芷荞贺斐予终不是你与我终老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小说 >

江芷荞贺斐予终不是你与我终老小说

江芷荞贺斐予终不是你与我终老小说

发表时间:2018-04-16 18:21 作者:布偶猫

终不是你与我终老》小说讲述江芷荞贺斐予之间的故事,这里提供江芷荞贺斐予终不是你与我终老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终不是你与我终老小说精彩节选:江芷荞的手腕把她丢在自己的床上,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毫无遮蔽的江芷荞。

精选内容

因为紧张,她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贺斐予感受到她的颤抖,知道眼前的女人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冷静。

他轻笑着拎起江芷荞的手腕把她丢在自己的床上,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毫无遮蔽的江芷荞。

像是被这种赤裸裸的视线刺痛,江芷荞想用手遮挡住重点部位来保留着最后一点羞耻心,手腕却又一次被贺斐予扣在手里,直接压在她的了头顶上。

“有什么可挡的?不是要履行义务么?看都不敢让我看?”贺斐予的下身抵在江芷荞的大腿边,显然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那种陌生的感觉让江芷荞身子一颤,可他的声音却异常镇定,显然只是生理反应,并没有情动,“你僵硬成这个样子是像让我尝试奸、尸么?”

江芷荞挤出一个讨好的笑,强迫自己放松下来:“我,我,太久没做了。”

太久?她是压根就没做过,怎么可能不紧张?

“嗤,那让我看看你被别人调教得怎么样。”贺斐予想起她下午时候的嘲讽,再联系起这句话,心中无名火起,立刻低头吻上了那双一开一合就是说不出自己想听的话的唇。

不同于往日的发泄,这次他的节奏放缓了些,也不再是一味的啃咬,舌头轻轻舔舐着江芷荞的下唇,像是羽毛一样轻轻划过,逗得她一阵心痒。

眼见身下女人闭着眼睛回应起了亲吻,贺斐予心里的防线也退后了几分,闭起眼睛加深了这个吻。

天知道最近找来的这群女人不过是为了逼她离婚,而他就是因为传统教育和道德底线根本没有碰过任何一个。眼下温香软玉,而且她还是名正言顺的贺太太……好像,不需要再克制了。

哪怕自己讨厌她,但她依旧是自己的妻子……

“把腿张开。”贺斐予除去自己最后的遮蔽,整个人贴在江芷荞的身上,在她耳边下达了指示。

江芷荞当然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在国外接受的教育也足够开放,她对此有足够的理论知识。可是看到贺斐予的尺寸,她有些退缩,联想起各种小说中描绘的撕裂一样的疼痛……她甚至想临阵脱逃!

身体忍不住颤抖,两条腿紧紧地并拢在一起。

“江亦柔,你一向都是这么吊男人的么?可惜我不吃这套。”贺斐予见她不动,转过身子嗤笑一声准备离开。

江芷荞只觉身上一冷,他的离开让寒风有机会滋扰她的整个身体,瞬间清醒了几分。

“别走!”江芷荞拉住贺斐予,用手轻轻抚摸着他即将侵入身体的那个部分,咬着下唇声如蚊呐,“你能不能……轻一点?我有点怕疼。”

箭在弦上,贺斐予再次压在了她的身上。

可他显然没有把江芷荞刚刚的话当真,进去的时候粗暴得让江芷荞几乎背过气去,连呼吸都变得断断续续。

“你倒是没说谎。”贺斐予感受到那种紧致温暖包围着自己,咬着牙抵挡住一波波的快感,用力地拍了一下江芷荞地大腿,“放松一点!嘶——夹得我动不了!”

江芷荞用尽力气支起了身子想调整一下,却被贺斐予折成一个更容易用力的姿势,还没等她缓过来,贺斐予的动作却越发激烈起来。

寄人篱下受了委屈也好,在国外多苦多难也罢,江芷荞嘴上从来没认过输,可这件事上,她把下唇咬得出血,终于忍不住开口,用哀求的语气轻吟:“斐予——疼——你,你轻点,不要……”

贺斐予不顾她的哀求,她越是软着嗓子低低地求他,作为男人的他被刺激了原始的兽欲反而越加兴奋,握着她的腰使劲把她拉向自己,嗓音低哑却带着致命的诱惑:“这就不行了?忍着!”

“还有多久才好……”江芷荞的腿已经发麻,下身的刺痛感却有增无减,泪水顺着眼角淌了一脸,带着哭腔问道。

“先挑起火的是你,你就得负责灭了!”贺斐予把她翻过来,亲了亲她因为哭泣有些泛红的眼睛,“累了?想快点结束?”

江芷荞点了点头,贺斐予贴近她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让她面红耳赤,按照他的说法使劲收缩了几下,效果立竿见影,贺斐予咬着牙狠狠进攻了一会,终于发泄了出来。

终不是你与我终老

终不是你与我终老

  • 评分:10
  • 简述:精彩都市言情
  • 来源:花生阅读
  • 作者:布偶猫

她的深爱,她的专情,全部掩埋在他的误会当中。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热血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