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天价试婚妻

天价试婚妻

天价试婚妻

作者:韶西岳

分类:短篇

来源:有梦

时间:2020-06-29 17:00

评语:并没有做过。

热血中文为您提供情感类题材小说《天价试婚妻》,小说主人公是江北顾珩弈。江北顾珩弈天价试婚妻精彩节选:在顾珩弈的心里,江北只是一个杀人凶手,是一个很差劲的坏女人,但是这些事她并没有做过。

精彩节选

“江北,你最近……很嚣张?”顾珩弈缓步向前,似乎打算和江北好好聊个天再慢慢享受。

“我只是做我该做的。”江北慢慢地拉过被子,有了前几次的经验,她明悟了被子是最好的掩体这个道理。

“你知道今天阿南在病房里有多难过吗?!这就是你该做的!”顾珩弈突然激动起来。

一聊到江南,他就格外激动。

江南今天在他怀里哭了整整一个下午,哭得她近乎昏厥过去!

仅仅是因为江北告诉了江南,江北替她参加订婚典礼的事情!

“我有错么?我做的那些,不都是你要求我的么?”江北耻笑,虽然她不知道江南具体说了什么,但按着顾珩弈逼迫她说下去总没有坏处。

“那是谁让阿南心脏病突发进了医院!”顾珩弈压了上来,将江北压在身下,言辞质问着。

“顾珩弈,这世上从来没有谁为谁担心到死这一说,那只能是她咎由自取。”江北向后一翻,半坐起来,看着顾珩弈。

“你还有没有点良心!那可是你妹妹!”顾珩弈抬手便要扇江北巴掌。

江北毫不畏惧,她抬手抓住顾珩弈的胳膊,直视着他的眼睛,掷地有声道:

“顾珩弈,就因为你爱江南所以我受的一切伤害在你看来都理所当然了嘛?”

“我也有自己爱的人,我也有爱我的人,你无情地剥夺了我的一切,然后告诉我要有良心!”

“顾珩弈,你从来都以为自己的横行霸道是理所当然的,你从未顾忌过别人的任何感受!”

顾珩弈被说地呆滞了一瞬间,继而反应过来:“江北,你以为你的花言巧语就能让我心软了?不可能!虽然江南向着你,但在她看不到的背后,你也要为伤害她而付出代价!”

“你为了什么?”江北眸子轻笑了下,似是嘲笑。

“我什么都不为,我只是爱她!”

“好!”

好一个爱她!

顾珩弈,你在江南眼中,和顾子良在我眼中有什么区别?

啊,可能是你已经被她彻底开发利用,而我还未对顾子良下手吧……

顾珩弈甩手,江北整个人都被甩在了床上,但没有丝毫痛感。

他突然不太想动江北了。

因为江北和当初的她好像……

就好像……两个人是一个人一样。

顾珩弈不想听江北讲下去了,他怕继续下去,他会把江北错认成她。

“顾总,电话!”门外,有人敲门。

顾珩弈眉头微皱,这个时间点,公司里一般不会有人做什么事儿啊?

除非……有大事发生!

他上前开了门,接过电话接起,聆听了一会儿后面色巨变,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就冲了出去。

江北看着顾珩弈慌忙冲出去的模样,心中已了然。

她下床,穿好外衣,也跟了出去。

顾家公司出了大事儿,她这个“女主人”怎么能不到场幸灾乐祸,不,加油鼓劲呢?

边走着,她拨通了萧乾的电话:“喂,你最近办事效率很高啊?”

“啊?什么效率?”萧乾愣了愣。

“顾家公司出事情了,不是你干的?”江北反问了一句,笑道:“好样的。”

“我准备的人还没动手呢啊?”萧乾完全不揽功,因为这根本不是他的功啊!

“嗯?”江北也愣了一下。

不是萧乾?那是谁!

江辰不可能自己动手去撕顾家,他现在还在准备阶段。

楚家那小子完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也不可能。

白家主心骨根本就在国外,动不了手啊!

那还有什么能让顾氏如此慌张的?

江北心里很不舒服,这种事情脱离她掌控的情况让她太不舒服了。

突然冒出来的不知名势力竟如此强大……也不知是敌是友……

不过,既然他动了顾家,那在一定程度上算她的半个“友”。有搞垮顾家这个共同利益目的的,就算是朋友!

江北打了车,很快就到了顾氏集团。

顾氏的大楼灯火通明,来来往往的人显得很慌张。

这可是深夜啊……

江北感叹一声,走进了顾氏大楼。

保安想上来拦她,结果被一旁一个白领给叫住了,那个白领上前几步,小跑到江北面前:“夫人,顾总在九楼会议室。”

江北笑了笑表示感谢,然后乘电梯上了楼,悄悄混进了会议室。

坐在后排,江北的视野很宽敞,一下子看到了在前面滔滔不绝的顾珩弈。

她单手撑起头,竟然听起了顾珩弈的讲话来。

“公关部,你们连夜拟定文案。信息部,你们负责拦截信息。市场部,沟通客户,回收资源。技术部,给我全体加班!”

“给你们讲过大道理,你们听不进去,给你们奖金,你们也不感冒!在座的有哪位能问心无愧地告诉我,今年他的业务都好好完成了?”

“不要以为自己在前头就骄傲,要知道在你身后的可是一群豺狼虎豹,你一松懈,他就会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江北眼前一花,她突然觉得,这句话有点熟悉。

“既然有人在你前面,你就当豺狼,当虎豹,追上他,吃掉他,取代他。要想受人关注,自己要变得优秀!”

这是什么时候听过的话呢?

江北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幅画面,那个当年在网上可怜巴巴求助的少女收到了第一封回信,激动地点开后尖叫着叫起。

“追上他,吃掉他,取代他。”江北喃喃了一句,有突然傻笑了一下。

她抬头,觉得顾珩弈的身影莫名有点熟悉。

江北又低头,看着自己的手,眼眶忍不住红了一圈。

啊,我是太想你了么白夏……

竟然会把别人认成你……

你回来好不好?你说好,要带我去看全世界各地的落日的……

顾珩弈的会议还在继续,江北却愈发无聊。

她起身,打算再偷偷地溜走。

“江南,怎么来看我开会了?”

语气温和的声音让江北的脚一下子钉在了原地,她缓缓回头,对上顾珩弈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