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的梦中佳人傅知恩南聿庭-傅少的梦中佳人傅知恩南聿庭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小说 >

傅少的梦中佳人傅知恩南聿庭

傅少的梦中佳人傅知恩南聿庭

发表时间:2019-05-28 16:18 作者:梦洛

傅少的梦中佳人》傅知恩南聿庭剧情严谨,有看点。傅少的梦中佳人傅知恩南聿庭小说精彩节选:傅知恩下意识地抬眸望了眼二楼卧室,灯关着,南聿庭不在里面。也没有多想,她便准备进去。

傅少的梦中佳人推荐指数:★★★★★
>>《傅少的梦中佳人》在线阅读>>

《傅少的梦中佳人》精选:

傅知恩应了声,却还是下楼买了一大堆东西和食物给她送上去,才打了招呼离开。

临走前,她从钱包里抽了两千块放在门口玄关上。

她留了一张打车的,其余的都留给了母亲。

回到维也纳花园的时候,已近八点半。

傅知恩下意识地抬眸望了眼二楼卧室,灯关着,南聿庭不在里面。也没有多想,她便准备进去。

可走至大门口,才看见南聿庭的车正停在那里。

车窗处亮着零零星星几点火光,忽明忽暗。

里面有人。

南聿庭有个习惯,不喜欢陌生人碰他的东西。所以他没有司机,通常都是陈北来回接送他。

显然,里面的人不可能是陈北。

那么……

傅知恩深呼口气,走至车前。

她控制着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有情绪波动:“怎么不让琴姐来接你进去?”她伸手,想开车门。

可车门被他锁上了。

男人手搭在车窗上,两指间烟雾缭绕。

他吸了一口,而后将烟掐灭,又缓缓吐出烟圈。

很缓慢的过程,却带着一种别样迷人的感觉,看的傅知恩心头微微悸动。

片刻,他才开口:“傅知恩,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不管做什么都需要别人帮忙?”

嗓音极淡,听不出来任何情绪。

傅知恩撇开眸子:“我不是这个意思。”

“天冷了,进去吧。”傅知恩开口。

她就站在车边,等着南聿庭下车。

南聿庭打开车门锁,却并没有下车,反而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你开车。”

语气不容人拒绝。

傅知恩微微诧异:“这么晚了,去哪里?”

原本今天出去便没经过南聿庭的同意。

刚才的回来的路上,傅知恩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就算南聿庭说话再不好听,也要忍着。

只是……

南聿庭现在的态度倒是让傅知恩有些看不懂了。

偏生男人的目光漆黑,她什么都看不出来。

“上车。”南聿庭拔高语调,又强调一句。

傅知恩不解,可也没再多问,开了车门上去。

一路从维也纳花园出来,又行驶了一段,见南聿庭还没有开口,傅知恩忍不住问道:“到底去哪里?”

“中心大厦。”

傅知恩看过去:“中心大厦?”

南聿庭似是感觉到到了她的目光,微微侧头看过来。吓得傅知恩又赶忙挪开视线。

片刻,才反应过来,他根本就看不见。

南聿庭看着她略有些心虚的模样,唇角微勾。

中心大厦是滨江市最大的购物中心。

傅知恩腹诽,这大晚上的,去那里干什么?逛街?他眼睛又看不见!可心里这样想着,她还是驱车往中心大厦去了。

中心大厦离这里并不远,大概二十分钟就到了。

傅知恩将车停在地下车库,熄了火。

想了想,还是问了句:“你是要买什么东西?可以告诉我,我去买。”

“怎么,我眼睛瞎了,连逛街都不配了?”男人语气不咸不淡,却听得傅知恩不觉蹙了眉。

如果不是那场大火,南聿庭的眼睛不会瞎。

所以他总是有意无意地拿这件事来刺她。

傅知恩轻抿了唇:“不是。”

她下了车,给他也开了门。

南聿庭长腿一迈,下了车。傅知恩就站在他身边,他抬手,搭在她的肩上:“可以走了。”

傅知恩感受着从肩上那只大掌上传来的温度,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走着。

傅知恩怕他撞见什么东西,刻意放慢了脚步。

一直到出了车库。

已近九点,商场里人却丝毫不见减少。

两人的走路方式太奇怪,引得周围人纷纷侧目。傅知恩也觉得这个姿势太过奇怪。想了想,便伸手,拉过南聿庭的手。

他的手很大,宽厚温热,包裹着傅知恩的手,让她莫名安心。

好在南聿庭也没有多说什么,两人就这样上了二层。

傅知恩四下扫了一眼,开口道:“一楼是餐厅,二楼是衣服,三楼是奢侈品,再往上就是家具。”

她顿了顿,问南聿庭:“上几楼?”

南聿庭薄唇轻启:“三楼。”

逛奢侈品店?

傅知恩微微有些诧异。

南聿庭看不见,平常的一些生活用品和衣物都是老太太差人准备的。有一些重要场合需要的,也都是让陈北去找人定制。

就算是以前他看得见的时候,也没见他有逛商场的时候。

何况,是奢侈品店。

“嗯。”傅知恩很轻的应了一声,拉着他的手往三楼走。

“等一下,我看一下图标。”傅知恩拉着他在电梯口停下。

她的嗓音清冽,此时因为声音很低,所以听起来格外温柔。南聿庭就站在她身后,垂眸看着她。

“这里分几个区域。化妆品、珠宝,还有一些配饰。”

“去珠宝。”他应声。

“好。”

傅知恩拉着他往珠宝的方向走。

因为这里大多都是名牌珠宝,价格昂贵,所以这一片人都不是很多。偶尔传来些谈话声,总还是安静的。

傅知恩四下扫了眼,便随意进了一家。

这个牌子她知道,很有名,价格自然也不便宜。

不过这不重要,南方集团的总裁,不差钱。

店里只几个人,营业员见他们进来,忙上来招呼:“先生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傅知恩也同样看过去。

这些东西显然不是他能用的,那么买给谁?

“戒指。”男人吐出两个字,便不再多话。

“戒指是吗?”营业员微笑着看着两人,“好的,这边请。”她将两人带至柜台前:“您看看。”

她拿出几款:“这些都是我们店里卖的比较好的。”

她看了一眼两人,又问了一句:“二位是要买结婚戒指吗?”

傅知恩没有答话。

他们结婚的时候南聿庭并不情愿,所以仪式办的很简单,只两家人吃了顿饭,便当是结成了。

连戒指都没有……

说实话傅知恩并不太在意这些。

只是他突然把她带到这里,心里还是难免会有些期待。

“不是。”他答得很快,且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

果然……

傅知恩微微侧过头,掩饰了一瞬间的失落,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正常些。

随即,她才抬眸,也和营业员说了一句:“不是。”

营业员愣愣的看了两人一眼,有些尴尬。

然后讪讪一笑:“那你们看看这几款吧,卖的都是比较好的。”

营业员暗自观察着南聿庭,她都已经将这些戒指都推到他面前了,可他只盯着一个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先生?”她提醒了一句。

却见南聿庭开口,对傅知恩道:“你试戴。”

试戴?

傅知恩脸色有些难看。

这戒指又不是给她的!

傅知恩很想拒绝。但想着今天的事确实有些心虚,只得耐着性子拿过戒指盒。动作有些大,盒子重新放回到玻璃柜台时发出一个响声。

傅知恩脸色也不太好看。

气氛有些微妙。

营业员暗自打量着二人,没敢再说话。

猜测着他们大概是一堆闹了别扭的小情侣。

戒指有些小,傅知恩带不上。她声音略有些僵硬道:“太小了,带不上。”

她又故意道:“南先生,戒指这种东西还是要本人亲自试才好。我手指太粗,买大了带着丢了那就可惜了!”

语气不佳。

南聿庭自然听得出来。

他淡淡道:“她没空。”

傅知恩:“……”果然是给别的女人的!傅知恩除了失落外,还很生气。

就算他再不喜欢她,可他们之间总还有一纸婚约在支撑着。不仅当着她的面提别的女人,还要求她替另外一个女人试戒指!

这种事,太憋屈!

“手。”他又开口。

“干什么?”傅知恩不解,语气不善。

“手,伸过来。”他将自己的手摊开在玻璃柜台上,似乎是在等着她把手递过来。这是做什么,摸一下款式?

傅知恩不情不愿的将手递过去。

却见南聿庭左手将她抓住,右手覆上来,指尖在她手上摩挲着,似乎是在找着那枚戒指。

他动作很慢,痒痒的。

傅知恩动了动,却明显感觉他握着她的手紧了紧。

而后他便摸到了那枚戒指,慢条斯理的摸了片刻,开口道:“换一个。”

傅知恩抿唇,忍着没发作。

她重新又带了一个,又递到他面前。

“再换。”

就这样换了好几次。营业员大概也发现了南聿庭眼睛的问题,便问了傅知恩一句:“还是没有满意的吗?”

却见南聿庭开口:“你挑。”

傅知恩:“……”

摸了半天,最后还是要让她来挑?

傅知恩撇嘴,扫了一眼桌上的几款戒指,又看了柜台里没有拿出来的。几次对比,她从中挑了一款:“这个。”

营业员有些诧异的看过去:“这个?”

“对。”傅知恩应声。

她挑了一个最小的。

反正不是给她的。

身边,南聿庭侧目看了她一眼。他微微勾唇:“就这个,包起来。”话说的干脆,没有半点犹豫。

从店里出来,傅知恩没有再牵着他。

而是故意将他的手放在自己肩膀上,任旁边眼光再怪异也没有再理会。

甚至自那以后一连好几天,他们都是互不搭理,傅知恩都没有见到南聿庭。

她不知道他在干什么,知道他每天都走的很早,回来的很晚。傅知恩想着这样也好,总少了许多无畏的争吵。

南聿庭依旧限制她的自由。

母亲杨祖欣那里她没有再去过,只是每天会通电话,得知她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并且已经回到了傅家。

这一点,傅知恩并不奇怪,她生性懦弱,且是那种只能依靠男人而活的女人。

所以即使生活再不如意,也要回去。

……

在家待了几天,实在无聊。

她就跟着南聿庭去了公司。

她的工作是陈北给她安排的,不是什么重要的职业,但不用与南聿庭接触,两人相安无事。

午后,傅知恩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正休息,便见有电话进来。

是傅文学的。

那天傅文学说是安排了她与南起云吃饭,傅知恩没有理会。

自那以后几天,傅文学每天都会打电话来。

傅知恩都没有接。

她看着屏幕上的那三个字,微微蹙眉。考虑了片刻,还是拿过手机接通了电话:“喂。”她开口。

“傅知恩!这些年都长胆子上了敢不接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傅文学带着怒意的声音。

傅知恩有些不耐烦:“什么事?”

“我跟你说的,约了南起云吃饭的事,时间地点都发在你手机上了,为什么不去?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摆?”

“我记得,我没有答应过您要和他吃饭。”傅知恩开口。

即使再不耐烦,可说起话来还是不急不缓,语调平和。

“没答应?就是因为你的没答应,让公司白白损失了一千万的投资!你知道这一千万对公司来说有多大的作用吗?”

傅文学气急,几乎吼出声!

他顿了顿:“这次就算了,我再约一次,你给我去。”

“不可能。”傅知恩回答地毫不犹豫。

电话那头,傅文学显然是气炸了:“傅知恩,你别太过分。我现在和你好好说话不过是在看南家的面子上!”

“呵!”傅知恩冷笑:“你也知道我嫁的是南家。”

傅文学一听她的语气不对,态度稍稍软了些:“知恩,不过是一顿饭,花不了你多少时间。就当是帮爸爸一个忙。”

帮他忙?

那谁来帮她?

“当初你让我嫁给南聿庭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的。怎么,南聿庭给你的不够多,现在又要再把我卖给南起云?”

傅知恩话说的有些重。

在她心里,傅文学不是他的父亲。

原先那点养育之恩也已经在这些年里消失殆尽了。

“话别说的那么难听,和南起云吃饭亏不了你。”傅文学又继续道,“南起云是出了名的纨绔,眼下他是对你感兴趣,但保不定明天就换人了。一顿饭而已,不会有太多瓜葛。”

傅文学是个聪明人,只是傅知恩不吃硬,便缓和了自己的态度。

“拿完这一千万呢?”傅知恩语气中满是讥讽:“明天早找一个男人,吃一顿饭,做一些事情,只要钱到手,事后不纠缠,是么?”

傅知恩没注意到,她说这句话时,门口有道人影走过。

傅少的梦中佳人

傅少的梦中佳人

  • 评分:10
  • 简述:精彩现代言情
  • 来源:微阅云
  • 作者:梦洛

我眼里装不了别人,除非你再弄瞎我一次!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热血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