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风水师小说-绝命风水师小说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灵异小说 >

绝命风水师小说

绝命风水师小说

发表时间:2019-01-18 19:11 作者:吵夜郎

小说叫做《绝命风水师》,绝命风水师小说阅读。绝命风水师小说精彩节选:他们边说边把麻袋拿到一边,然后又回来帮忙。坟坑真的挖了一丈二尺深,吴先生才和刘大富回村去张罗出殡的事。我默默的摇摇头,作为风水先生,吴先生肯定知道风水蛇的事。

绝命风水师推荐指数:★★★★★
>>《绝命风水师》在线阅读>>

《绝命风水师》精选:

他们边说边把麻袋拿到一边,然后又回来帮忙。

坟坑真的挖了一丈二尺深,吴先生才和刘大富回村去张罗出殡的事。

我默默的摇摇头,作为风水先生,吴先生肯定知道风水蛇的事。

可他执意要这么做,似乎故意想要让刘家后代不得安生。

我只是一个不受待见的风水先生,也没必要去跟他争执这些事。

况且我平时跟刘大富的来往并不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独自回了家,奶奶见我脸色很不好看,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我把经过跟她说了一遍。

奶奶跟爷爷在一起好几十年,也算半个风水先生,对这种事懂得很多。

她说,刘大富不应该把风水蛇挖出来,更不应该灭掉它们。恐怕以后刘家要出事。

我问奶奶,知不知道那个吴先生是什么来头?

奶奶说,以前听你爷爷说过,他也是我们县里的一名风水先生,名气没你爷爷大。所谓同行是冤家,你爷爷去世后,他到了我们村里,自然会觉得扬眉吐气的,想让你出丑也是正常的。

奶奶郑重其事的说,宇儿,你要记住,你爷爷经常说,看风水本身就是有违天机的事,凡事点到为止。对方能听当然好,不听也没必要过多计较。

我点点头,这也是我们做风水先生的一条规矩。

刘家的葬礼办得非常隆重,外地的亲属也都赶了来,一连三天村里都很热闹。

过了将近一个星期,村子里才恢复了宁静。

这天早上,我刚刚起床,就看到刘大富急急忙忙的进了院子。

他的脸色很差,我连忙迎出去,并且把他让进屋。

刘大富一进屋就给我跪下了。

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赶紧把他扶起来,让他坐在炕上,问他,大伯,怎么了?

刘大富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说道,侄子,我来找你救命了!

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他,出了什么事?

刘大富叹了口气说,还不是你四爷的事。

我有些纳闷的问,四爷不是入土为安了吗?还会出什么事?

刘大富说,都怪我,不应该信任那个吴先生,结果犯了大错!

奶奶就在我身边,她朝着我使了个眼色,她也意识到有不好的事发生。

奶奶淡淡的说,他大伯,当初坟地的事都是吴先生安排的,我们也不好插手!

一听奶奶提到吴先生,刘大富就骂道,这个王八蛋,存心在害我!当初把那些蛇弄死,我就觉得有些不妥,都怪我没听大侄子你的话,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我去找过吴先生,自从帮我办完事,他就一直没回去过。他故意设了一个局害我。要是让我找到他,我非得好好惩罚这个王八蛋不可!

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吴先生故意在躲着他。

只是没听说过刘家跟吴先生有什么过结,吴先生没必要设局来害他。

我跟他说,大伯,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清楚,要是能帮,我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刘大富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说道,这件事怨我,你四爷病重的时候,我担心你太年轻,不想把这个关系到刘家后代福运大事交给你办。吴先生也很有名气,我就先去找了他。吴先生也毫不犹豫的来了,他帮我点过吉穴之后,跟我说,听说你们村章家的后人也很厉害,我想看看,他会给你找一个什么样的穴位。

听他说到这里,我也是微微一愣。

这才明白,原来当初大伯来找我,是在考验我。

看到我脸色不对,刘大富打了自己一个嘴巴说,都怪我,一直以为自己很精明,却办了一件大错事!

他说,他按照吴先生的吩咐找到我,并让我帮他寻龙点穴。

我很好奇,我和吴先生点的穴到底有什么区别,就很认真的听他讲下去。

刘大富说,真的很巧,你们两个找的穴位都在同一个地点,一丝一毫都不差。那个时候我觉得不应该去找吴先生,可后悔也来不及了。我知道,有的风水先生手段阴毒,我当然不想得罪他。尽管如此,吴先生还是用歹毒的手段对付我,不仅破坏了一个很好的风水吉穴,还给我们刘家惹了麻烦!

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说道,"前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怪梦,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奶奶在一边问道,你这大半辈子大风大浪也见多了,什么梦能吓到你?

刘大富苦笑着说,他婶子,你可别跟我开玩笑了,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所以才拼着老脸不要,来求大侄子的。

我很好奇他做了个什么梦,就让他继续讲下去。

刘大富说,"前天夜里,我觉得身上很不舒服,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半夜时终于睡着了,忽然看到一个长着白胡子的老头怒气冲冲的站在炕边看着我。我被吓了一跳,问他,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瞪着我说,你害死了我全家,我也要让你家不得安宁!

说完挥动拐杖在我头上砸了一下,我觉得头痛欲裂的。

我从梦里醒来,摸了摸脑袋,觉得还有些疼,就像真被人砸了一下似的。

听到老头的话,我第一个想到的是那窝被弄死的红蛇。

当时是刘岩和刘嵩弄死了那些蛇,晚上时他们还用那些蛇下酒。

我觉得有些不妥,天一亮,我就去了刘岩家。

他母亲告诉我,刘岩昨天一夜未归,我当时以为刘岩好赌成性,可能去别的村子赌钱了。

今天早上,我不放心又去了他家。

他娘说,回来了在西屋睡觉,我当时放了些心,就跟他娘在闲聊天。

可是到了下午,刘岩还没起床。我跟他娘敲门,一直也没人回应。

我们把门推开,看到那一幕,他娘当时就吓得晕了过去。"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脸色变得毫无血色,似乎仍旧沉浸在巨大的惊惧中无法自拔。

我也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极有可能出事之后,刘大富并没有通知别人,第一个就来找我了。

奶奶着急的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刘大富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说,我也说不清楚,所以才求大侄子跟我走一趟。

他终于说到了正题上,我看了奶奶一眼。

奶奶说,宇儿,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乡亲,外人的事我们都会解决,自己家人的事更不能不管!

奶奶的话说得不软不硬的,让刘大富非常尴尬。

我点点头,把装着工具的背包带着,然后急匆匆的跟刘大富往院子外面走。

刘大富边走边说,我怕引起不必要的恐慌,知道这件事的只有我和刘岩娘。该怎么处置,还要听你的意见。

我叹了口气,寻思着,如果当初你肯听我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可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

刘岩家和刘大富家一样在另一条街上。

路上有人跟我们打招呼,刘大富都没有心情理会他们。

到了刘岩家门口,他立刻变得战战兢兢的,示意我走到前面。

虽然以前也遇到过很多怪事,可是有爷爷在身边,我有了主心骨,所以并不会太在意。

这次则不同,不管是什么事,我都得硬着头皮去应付。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镇定一下心神,然后迈步走进院子。

刘岩娘正软软的倒在屋外的门槛上,估计晕过去后就一直也没醒过来。

我掐了她的人中,过了一会,她才慢慢醒过来,之后就哭天抢地的嚎个不停。

我让刘大富留在外面照顾她,我自己向房里走去。

刘大富叮嘱着我,侄子,你要多加小心!我点点头。

刘岩家一共有三间瓦房,进门是外屋,过道两边是灶膛。

东屋是刘岩父母的房间,他父亲常年在外打工,很少回家,一般只有他母亲一个人在家。

刘岩则独自住在左手边的房间里。那个房间的门半掩着,我迈步走进去。

当往炕上看的时候,虽然有了心理准备,我还是被吓了一跳。

刘岩正坐在炕上,被子披散在一边,似乎是睡到半夜时坐起来的。

他的一只手伸进嘴巴里,他的嘴巴不大,根本没法把手伸进去。

可就像嘴里有什么东西似的,他一定要把它给掏出来。

他的嘴角已经裂到了耳边,嘴巴张到不可思议的角度,整只手都伸了进去。

血沫子顺着手臂流出来,他的眼睛瞪得很大,应该是被自己的手给活活憋死的。

他的表情却很安详,似乎死前并不怎么痛苦,我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诡异的死法。

我并没有直接碰他的身体,而是在周围搜寻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

我想把被子移开,然后让人来把他尸体搬走。

就在我挪动被子的时候,一条长长的蛇皮袋一样的东西从里面露出来。

好长的蛇蜕!蛇皮像是不久前才蜕下来的。

我很小心的把周围都找了一遍,并没找到那条蜕皮的蛇。

刘大富说的没错,这件事肯定跟他们弄死的那窝风水蛇有关系。

这个时候,刘大富扶着刘岩娘战战兢兢的站在门口看着我。

我跟刘大富说,大伯,快去叫人来处理尸体。

刘大富这才反应过来,把哭天喊地的刘岩娘拉到一边,然后到村子里去喊人。

不一会,院子里就站满了人,可看到刘岩的死相,没人敢靠近。

我让人搭好停尸床,打算把刘岩搬到上面去。他的身体已经僵硬了,仍旧保持着坐姿。

他的一只手插进喉咙里,得先把他的手拉出来才行。

虽然有几名刘家子弟在旁边,可他们的脸都是绿的,更没人敢碰他的手。

其实我心里也很没底,可大伙都在看着我,我当然不能给章家人丢脸。

我鼓起勇气,抓住刘岩的手腕。

他的手伸到了喉咙处,我费了很大力气,才把他的手从喉咙里拉出来。

他的手变成了惨白色,手指紧紧的并拢在一起成拳头状。

手里牢牢的抓着一个细长的东西,那是一段蛇体!随着他的手被拉出来,一半蛇体也被拉到了外面。

蛇还是活着的,仍在拼命的向他身体里爬去。

蛇是黑色的,身上长着白色的网格。一看到蛇,大伙就头皮发麻。

随着嘭的一声,蛇体断了。除了他手里握着的一尺多长的蛇体外,另外半截蛇体已经钻进他的肚子里。

我眼看着他肚子上浮现出一道蛇形凸起,并很快消失了。

绝命风水师

绝命风水师

  • 评分:10
  • 简述:悬疑灵异
  • 来源:掌文
  • 作者:吵夜郎

悬疑推理,恐怖故事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热血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